澳门新葡亰8455下载app

ENGLISH

习近平总书记在视察唐山时的重要讲话:我国是世界上自然灾害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灾害种类多,分布地域广,发生频率高,造成损失重,这是一个基本国情。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我们不断探索,确立了以防为主、防抗救相结合的工作方针,国家综合防灾减灾救灾能力得到全面提升。要总结经验,进一步增强忧患意识、责任意识,坚持以防为主、防抗救相结合,坚持常态减灾和非常态救灾相统一,努力实现从注重灾后救助向注重灾前预防转变,从应对单一灾种向综合减灾转变,从减少灾害损失向减轻灾害风险转变,全面提升全社会抵御自然灾害的综合防范能力。防灾减灾救灾事关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事关社会和谐稳定,是衡量执政党领导力、检验政府执行力、评判国家动员力、体现民族凝聚力的一个重要方面。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要着力从加强组织领导、健全体制、完善法律法规、推进重大防灾减灾工程建设、加强灾害监测预警和风险防范能力建设、提高城市建筑和基础设施抗灾能力、提高农村住房设防水平和抗灾能力、加大灾害管理培训力度、建立防灾减灾救灾宣传教育长效机制、引导社会力量有序参与等方面进行努力。

缅怀寄语

相关链接

求学时代

(摘自《当代中国的地震事业》,陈洪鹗,当代中国出版社,1993年出版)

  曾融生1924年8月土6日生于福建省平潭县大坪村,其父曾文基曾任美以美基督教会牧师。他自幼就养成对事认真,对人诚挚的作风。那时的平潭岛虽然穷困、闭塞,但说来也怪,很是出了一些学识渊博的学者,如冯雪琳(女,留学美国,取得数学博士学位)、林牟信(博士,曾但任联合国官员)、高名凯(留学法国,语言学家,曾任燕京大学教授)、周贞英(女,生物学家,华南女子大学教授)和杨昌栋等。他们在事业上奋斗向上的精神和所取得的成就,给了曾融生幼小的心灵以深刻的影响。
  他先在平潭读小学、初中,1938年14岁时考进福州英华中学读高中。那时,日本帝国主义大举侵犯我国,战火已烧到福建沿海,日本军舰在福州海口游弋。这年秋的一个深夜,他在睡梦中被人唤醒,说是日本鬼子打进了福州二起来一看,万寿桥上逃难的人群东奔西跑,乱作一团,后来慢慢平静下来,原来日本侵略军并未登陆,虚惊了一场,不过学校已作好向闽北搬迁的准备,校长陈芝美已去选址,不久英华中学迁到顺昌县洋口镇。
  英华中学是一所教会学校,对英语学习的要求很高,开始的时候他颇感吃力,但凭着勤奋努力,很快就赶了上去,而且数学、物理的考试都名列前茅。他给陈芝美、林观德等老师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读完高一后,他的同班同学都参加了“民训”、“民教”工作(当时教育部门要求,凡高中学生都要参加此项工作),他因年纪太小没有参加,只好卷起简单的行装到福清龙田融美附小教了一年书。那一年的生活很艰苦,他住在一座破庙里,夜里一盏油灯伴着他批改作业,每天三顿地瓜煮稀饭就着炒豆渣或盐水煮蚬仔。他年纪小,个子也矮,有些学生比他还高。据他自己说:“那年的教学生活,对了解社会,了解人生,增长独立生活能力,不无裨益。”1940年他回到英华中学继续上学,1942年毕业,以优异的成绩被保送到厦门大学(当时已迁到长汀)数理系学习。


  当时厦门大学虽然称不上是全国第一流的高等学府,但萨本栋校长聘请了一些名教授(如周长宁、谢玉铭等),开设了一些当时国内只有少数几所大学开设的课程,如近代物理、数理方程、高等电磁学等,而且图书馆的藏书颇多,就在那样极端困难的条件下,他还可以读到原版的英文期刊和书报。曾融生从名教授和图书馆藏书中获益良多,特别是从萨本栋校长那严谨而豁达的治学精神中深获教益。
  入学那一年,曾融生获得嘉庚奖学金,除了交纳伙食外,还能剩下一点零用钱。萨校长亲自教授微积分课程,对学生要求甚严,每周都要进行一次测验。谢玉铭教普通物理,系主任周长宁教电磁学,后来又开高等电磁学课程。颜戍己先生开高等物理实验课。
  他在厦门大学时,除必修课外还先后选修了近代物理、高等电磁学和数理方程等课程,打下了扎实的数理基础。在各门课程中,颜戍己先生教的高等物理实验课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颜先生不是按常规先由实验员排好实验,再由学生去做,而是要求学生自己设计实验,学生都必须自己动脑动手,曾融生现在回忆起来,仍觉得颜先生这种培养学生独立思考和动手能力的教学方法使他受益匪浅,大有助于他后来所从事的科研实验工作。
  临近毕业时,同学们都互赠纪念品以表惜别,但他的毕业论文指导老师周长宁教授却说“现在不必说‘再见’,以后大家科研有成就,发表论文时才是真正的‘再相见”’。这对曾融生也是很大的激励。
  1946年,曾融生毕业后留在厦门大学数理系作一年助教。一年时间虽然不长,但为后来从事科研和教学工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发布时间:2019年10月24日